您的位置: 满洲里信息网 > 游戏

城.市

发布时间:2019-09-13 05:06:20
摘要:我站在沙头角的上面,望着美丽的城——我在思考那些我梦里的东西和城市的影子。我们生活在城里,我们生活在市里。 我站在沙头角的上面,望着美丽的城市,我在思考那些我梦里的东西和城市的影子。我们生活在城里,我们生活在市里。
【1】
那天黄昏,张一江上大学一年级的儿子张冬回来了。
起了风,还是有些热。张一江正光着上身躺在阳台上,拿起一把蒲扇在那里扇风。家里还没有宵夜,但是张一江却不感觉到饿,只是觉得热。
爸爸,我回来了。妈妈去哪里了呢?
你妈妈肯定去打麻将了,我刚躺下,才摆摊子回来呢!
张冬递了一根冰棍给张一江,一边吃一边说,“爸爸,我本来带了三根,现在妈妈不在家,我就多吃一根哈。”张一江接过冰棍,问儿子学校生活如何,你们在大学时候要好生读书,别学老汉这样没有本事,只能去摆地摊了。
“哈哈,爸爸,其实这个工作没有贵贱高低之分的,只要过得快乐高兴。”张冬拿过父亲的蒲扇,帮父亲扇起了风,说:“爸爸,知道不?今天听我们班上一个同学说,这一带要搬迁,听说要修建成商业中心了。”
改造这个破地方,这里到处都是破破的木房子,经历过解放期间几十年,已经变得破败不堪。在自己幼年时代,自己的父亲在这里挑盐巴回老家换口饭吃,这里好象也是这个样子的。这样多年了,这里还能够修建吗?都说在改造这个城市,但是都过去好多年了,这里还是原样。
“这可能不现实了。这里也没有啥子价值,几间破房子能建成啥样子嘛?”张一江有些不信。
“真的,老爸。我还骗你不成?我那个同学的老汉说是建筑设计院的丁院长,他们单位已经跟政府签约了,准备设计建筑方案呢!”
“你娃儿吃个冰棍都掉老子身上了”。地上的张一江动了一下,儿子刚才吃的冰棍断掉,落在他身上,冰凉的感觉传遍全身。
【2】
九月的早晨,还是比较凉爽的。
但是张一江并不感觉到,反倒昨晚听了儿子的话,一晚上热血沸腾,睡不着觉。等到妻子何倩回来时,妻子搂住脖子,说老公你对我多好,还等我打麻将回来才睡觉呢。
此刻,张一江背着手踱起了方步。他仿佛一个决胜疆场的将军,对着沙盘徘徊,他在决定家庭的未来发展啊。
当初父亲置办的三间木房,我要把它当成我发家的宝贝工具啊。前几天,他蹲在厕所时,看见报纸上登的,在深圳岗厦城中村改造时,不少人获得了几百万甚至几千万的补偿款,自己当时多羡慕啊!那样多的真金白银啊,自己一生都不用愁了。
他兴奋起来,全身都是力量。
他拿起补鞋用的铁锤,把一个大大的铁钉钉在木房外的坝子。他在准备再建几间房子起来,反正木房外面是一大片的空地,平常做坝子的。他要早点在木房外面,新建一些房子,放在那里,等候这些房子升值。
正在打桩的时候,张冬起床出来上厕所。张冬睁大眼睛,对父亲张一江说:
“老爸,你准备做啥子喔。这样早又是打桩又是拉线的,难道你也去学别个整个房地产开发公司喔?”
“呵呵,有可能。我在做一个大的行动,等候升值。”
张一江弯腰继续着,他准备弄好桩,用竹子划开做成竹篾墙,外面再用泥巴糊一下。这样,到时房子可以出租也理由得到补偿。
【 】
房子修建的很快,张一江经常自嘲地对妻子说,我这个能力和速度,足以配合市政府对旧城区进行改造。妻子常以轻蔑的口吻说你别臭美了,你每天还不是天台年出去钉鞋补鞋吗?从哪里来机会去改造我们这个美丽的沙头角村呢。
张一江不理别人的不解,照样在早上十点准时去摆补鞋摊子。他觉得机会不是没有,只是还没有到而已。他不急,反正自己打桩修建的几间房子,又没有花多少钱,也亏不到哪里去,再不行,就当自己在煅炼身体!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大家都已经忘记了这些房屋的存在,只是在偶尔有亲戚朋友来时,大家喝酒打趣,才又互相取笑张一江。张一江也很大度,不把这些取笑放在心上,他有他自己的想法。房子从九月建好,到现在十二月也就几个月,自己又没有给它吃饭添衣,谈不上损失。
冬天的天气比较寒冷,也没有想到年底了租房的生意好起来。一连几天打电话来租房的人络绎不绝,因为在这座城市里,二室一厅的房租要在一千四百元以上,而自己这个单房间只要三百元,当然显得便宜。
运气真好!
六间房子,居然在一个礼拜内全部租出去了。总租金一千八百元,足以够自己一家每月的生活开支了。张一江窃喜,自己本来就是个有生意头脑的人啊。
【4】
初春的季节,天气也冷,春天原来也是那样冷的。
龙山寺公园的桃花开了,旁边的李花也开了。粉色和白色在混合搭配,把整个公园美丽的映衬在春天的季节里。行人也多起来,照例是那些准备踏春的人,早早地走在那些多彩的春色里,欣赏那些即将消逝的花朵。
张一江是不喜欢这些花的,在老家的山坡上,到处都是这些曾经被骚人墨客惹染不起的鲜花。当地的人却不喜欢看到太多的鲜花,他们只希望看到秋天里的果实。他们不愿意去探究鲜花和果实的关系,觉得那些跟他们没有关系。
是的,真的没有关系。
这天,张一江居然坐了几站路的车,去龙山寺这里补鞋。
他不是喜欢这个地方的美丽,不是来这里看春水在小水沟里流淌,他是在这里静静地等待那些鞋子破了来补鞋的都市人。这个山沟里的公园,被围墙包围起来,是一个小的市场、公园、游乐园。我们都生活在一个城里,在城里到处都是市场,我们其实也是城里的一个小市。
今天的选择居然错误,来公园里踏春的很多都是不穿皮鞋的。张一江坐在矮矮的凳子上,眯着眼睛,让阳光穿过细细的眼缝,柔柔地沐浴。快到十一点,他还没有找到一分钱,他决定先回沙头角村,下午好去南秉路那里摆摊。
路过龙山寺公园外面车站那里的一个福利彩票销售点,他看见那里写着“今日奖池已经达到5.6亿”,心里一动,我也去选择一注彩票。他从口袋里抠出两个硬币,递给坐在里面的那个肥女人,满脸福相的人会给我带来运气啊。“04,05,06,09,12,14+10”,希望我也中个一百万,哈哈!
彩票大厅里,坐了很多人,在彩票这个圈子里,他们虔诚地等待这个机会的降临,但是张一江看不见他们,他觉得自己才是大奖的得主,他把背挺直了一些,高傲地走出了彩票大厅。
【5】
一晃两年过去了,张一江已经每天一买彩票,因为下次那个千万亿万得奖的主人就是我啊。
这天下午,他还在摊子上补鞋,电话响了。他一看,是妻子何倩打来的。说是家里来了政府的人,自己在打麻将走不开,叫他赶紧收摊回去看看。
张一江很胆小,政府来人,赶紧撤。
到了家里,原来是建筑公司派的人来。建筑公司按照政府规定,丈量房屋面积,列入补偿。对于如何丈量这些房屋,张一江还是比较了解,自己老家丈量田地时自己也参加了的。根据丈量,他们家的房屋总共有500多平方米。
根据询问得知,目前沙头角村的补偿方案以每户280平方为一个单位,置换相同面积的房屋,超过的面积补偿每平方米2500元。如果按照这个价格计算,自己除了获得两间套房外,还将得到六十万左右的补偿。
张一江的心里是舒畅的,他看见了木屋外面的竹篾墙泥巴掉后露出的竹篾,他心里一丝亮堂。现在政府还是在考虑人民的切身利益啊,自己当初加个班弄的竹屋,居然现在这样值钱,到时自己卖掉一套房,安享晚年了。
哈哈,生活中有蜜糖的味道。
【6】
施工队已经进场了,到处都是轰隆的建设的声音。
张一江天天去那里看看,因为这是自己未来的豪华家园,他要监督这些建筑单位,来保证自己今后的权利啊。张一江也暂时不摆摊了,他到处闲逛,跟妻子一起学打麻将。
在整个内地,到处都是麻将的声音。有个笑话里说,一个坐飞机路过这城市的人,听到下面到处是麻将声,对下面说了声出两桶。过了一会,下面传来:自摸!
张一江打麻将赢了五十元钱,就到外面去买啤酒。正喝了一半,看见几个摆蔬菜摊的小贩快步跑过,边跑边喊:城管来了。后面的儿菜掉在地上,把儿都摔掉了。
唉,这些也是生活在这座城市里啊!
张一江把冰凉的啤酒灌进肚子,觉得很涨涨的感觉,看来自己这个城是装不了多少东西的。
【7】
张一江获得补偿,开始打麻将,也渐渐地上了瘾。如果哪天不打麻将了,自己手也是痒痒的,张一江感觉自己是不是病了。
某日下雨,他继续跟妻子一起出去打麻将,后来感觉到头有些晕,便提前回家。下雨后的青石板路有些滑,张一江摔倒在坡坎下的石头上,头部撞出了血,他晕了过去。
等张一江醒来的时候,他已经躺在 24医院的病床上,他看见了妻子何倩正在木然地望着他发呆。“你终于醒了,把我吓惨了。”
呵呵,真的吓惨了。
至少,你短时间不能出去打麻将了。
你能离开你那个城市吗?
【8】

张一江住了三个月的医院。
谈感觉时间很长,他开始想自己的鞋摊子;他感觉时间很短,他可以天天看见那些飘逸的白衣天使。他是个矛盾体,他在反思他生活的圈子。他在想这个大城里的小市。
终于出了院了。
他让妻子扶他坐到了沙头角村的山顶上,他想看看山下改造的房屋。
张一江望着远处薄雾锁大江的景色,淡淡的阴霾已经与雾气融在一起,他看见了在那下面忙碌的菜贩子,他看见了张二娃的鞋摊子,他看见了李二嫂的豆腐摊子。那些牛肉小面和豆花饭的味道,在六月的早晨里,和着商贩的吆喝,传得很远。
我们都生活在城里,这些市场这些市景,让我们不得不畏惧三分。我们走不出一个圈子,我们都永远生活在自己的城市里。
张一江流出了泪水。
咸咸的。
滴在地上顿时就不见了。
远处,太阳升了起来。
又是一个大热天!



共 608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篇小说叙述城市平民淡然而带有喜乐的生活,通过张一江这样一个城市底层平民,面临拆迁这样一件大事的心理和行为描写,揭示了城市中的城市这样一个巨大变化的现实,表达了住在城市里的每一个人都是一座城这样一个人本思绪。文章思路颇见奇崛,人物形象丰满鲜活,结构严谨而踏实,语言淡雅略带幽默,且不时显露精彩。好小说,倾情推荐共赏。【编辑:石霞山人】【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X01209 001】
1 楼 文友: 2012-09-28 15:4 :58 很好的小说,按语如有不当,还望交流批评。谢谢赐稿,远握!
2 楼 文友: 2012-09-29 22:40:42 感谢山人赏读!双节越快! 我是漂泊的灵魂,我在给文字一个心灵的家园
 楼 文友: 2012-12-19 2 :44:47 深夜读书,读到此文,为这触笔的意蕴震撼,欣赏佳作。
4 楼 文友: 201 -07-19 2 :28:20 生活是一个圈子,怪圈。 我是漂泊的灵魂,我在给文字一个心灵的家园小孩突然流鼻血
小孩健脾胃的食谱
热淋清颗粒作用
产后可以用成人护理垫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