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满洲里信息网 > 育儿

來看看中央門汽車站塵封的記憶

发布时间:2019-11-09 05:41:26

来看看中央门汽车站“尘封的记忆”

本报独家与江苏南京长客集团自4月21日发出尘封的记忆中央门车站搬迁征文摄影系列活动征集令以来(扬子晚报4月21日A7版),已经收到投稿作品上百篇,摄影作品100多幅有的来自从中央门出发或者到达的旅客,有的来自在这儿挥洒青春与热血奋斗了一辈子的中央门车站老员工,一文一字一幅图之间无不体现了对中央门长途汽车站即将消逝的不舍与怀念有人是一杯开水结下的深情,有人是爱情在此处海誓山盟,还有人是从这儿开始了人生之旅昨晚,中央门汽车站正式关闭,扬子晚报今起将陆续刊登本次征文比赛的部分作品,带您走进这些尘封的记忆

一杯白开水温暖我心间

易少敏

日前,在2014年4月21日的《扬子晚报》上看到了中央门长途汽车站搬迁的报道46岁的中央门车站6月退役,将搬迁至新家小红山,届时的南京长途车站将更加现代、时尚、宽敞,这是南京长途客运业发展的时代需要,也是南京现代化大都市城市建设和环境宜居的科学发展的需要,我为之高兴不已然而,提起她的搬迁,心里还是存有些许的不舍之情当时,一看到报上她要搬迁的报道标题,顿时,脑海里就浮现出见过多次、再熟悉不过的雄伟的车站建筑和高耸在楼顶的南京长途车站六个阳光下熠熠闪烁的大字,和多次在该站乘车时的情景,特别是20年前那杯温馨、温暖的白开水,至今记忆犹新!

记得大约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的一个隆冬,在南师大培训,学习结束回家的那天,天很冷,天空灰蒙蒙的,不时还飘着雪花,午饭后,匆匆忙忙去南京中央门长途车站购票乘车,那时的车票还较紧张到站买到回家的车票,心里踏实许多,到候车室休息等车,才想起中午的药还没吃,便前去问一个约略三四十岁的女服务员,那里有开水,吃药要用开水,她热情微笑地说:请您稍等一下只见她动作麻利地从工作室端来一杯冒着白雾的热腾腾的开水我双手接过温暖的水杯,连声道:谢谢,谢谢您!

也许是天冷,喝着温暖的开水送服了药丸,整个身体连同心里都感觉到暖流在涌动;也许是热情服务,心情愉快,精神爽快,当时真心觉得那杯白开水的温馨,温暖中还夹杂着一丝丝甘甜,甜到心灵和骨髓深处!

自从喝了那杯温暖的白开水之后,我每次去南京,在路边车站等车,都要问一下驾驶员或售票员,是否到南京中央门车站,这不仅仅是因为我办事的地点大多都靠近中央门车站,还有一个因素,那就是对中央门车站有一种心理认同和心理期待,爱听该站里那亲切、朴实、甜美的声音:各位旅客,点钟到泗洪方向(当时笔者所在的鲍集镇隶属于泗洪县,南京去泗洪的客车要经过鲍集)请您带好随身携带的物品,到号门检票上车到中央门长途汽车站,总有一种家的温暖、家的感觉!

尘封的记忆

张圆圆

这段记忆并没有被尘封过,就像折了页角的书,一翻开便了然

我不是南京人,在那之前我甚至没有听说过它的名字,但生活总会在某个地点为你定格住一辈子都难忘的场景,对我而言,这个地点叫中央门

四年前的夏天,我收到了来自南京某大学的录取通知书,虽然不是这个城市数一数二的大学,但是于我父母而言,已经足够令他们欣喜,毕竟我们村从来没有过大学生,那个夏天是他们黝黑的脸庞绽放笑容最多的季节

本来说好爸妈一起送我去学校,妈说:咱也去看看大城市长啥样报名前的一晚,考虑到省下一个人的车票钱,还是决定由爸爸一个人送我去妈替我收拾好大包小包行李,摸着我的头说:别难过,你在那儿待好几年呢,妈想过去不是多得是机会

因为我们住的地方太偏僻,早上不得不一大早出发,好不容易大包小包折腾到了县城,到了汽车站买票,爸对着窗口说:买两张去南京的汽车票,售票员头也没抬:南京那儿就是南京啊爸被问犯了难,售票员不耐烦地说南京有中央门、中华门,你买去那个站的不知道啊这个我们还真不知道,招生简章上就说到了车站会有迎新的人接,爸被她的眼光逼问的只得说:那个站去的人多就那个吧售票员便收了钱扔出来两张中央门的汽车票

路程并不如我们想得那么远,但是到站的时候也已经是中午了九月的烈日正如秋老虎般张牙舞爪,看我热得满身是汗,爸一个人把所有的行李都扛在身上,硬是一件不让我背,他说你眼睛好,快看看你们学校迎新的在那但是那天来报到的加上接新生的人特别多,我找了好几圈都没看到我们学校的人,好不容易找到了还是跟我们学校同名的职业院校看着爸爸身上挂满了大包小包,黑黑的脸上汗珠像下雨一样往下滴,我内疚得要命又热又急又饿我眼泪都快下来了,爸爸看出来我脸色不好,把行李送回车站有阴凉的地方,让我在那等他,他去找找顺便买点吃的回来,看着他佝偻的背影,我的眼泪终于止不住了,车站的旅客纷纷以奇怪的目光打量着我

隔了半个小时,他终于小跑着回来了,原来中午我们学校迎新的人大多回车上吃饭了所以我们没找到,好不容易把行李搬上校车坐下来后,他从口袋拿出一个饼说:饿了吧,快吃我说你怎么不吃,他说我刚刚在外面喝了一瓶水饱了吃不下

校车缓缓驶离车站,我把头别向窗户,生怕他看到我红了的眼眶今年夏天我就要毕业了,中央门车站也要功成身退了,不知道它还记不记得那年夏天的那个女孩和她的爸爸

温暖开始的地方

丁芳芳 (南京大学海外教育学院)

三十年前,高考结束,我以全县文科高考状元的身份考上了心仪已久的南大暑假结束,爸妈和我兴冲冲地来上学,经过四五个小时的颠簸,我因为晕车早已昏昏欲睡,直到妈妈轻轻把我推醒:到了,到了,我睁开眼,只见天色已黑,灯火通明处,汽车正拐进一座很大的停车场,说它大,因为有几十辆车整齐地排列着,有工作人员正在上下清洗车辆,车有进有出,却丝毫不见忙乱,穿制服的人员一边吹哨一边用手势把我们的车引领到一个停车位时隔多年,那种繁忙而整齐有序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我一下子喜欢上了这个车站,这个我将要学习的城市的第一个窗口,我觉得,那就是我想象中的大城市的模样

不用说,这是中央门车站从此,我就和它结下了长长的不解之缘因为故乡不通火车,来去都在这里记得大学第一个寒假,我兴冲冲地踏上回家之途,到底是没有经验,又贪心什么都想带回家,包括南京特产板鸭、香肚什么的分散了好几个袋子,同学把我送进车站后,我可傻眼了,两手不够用,正狼狈挪步,一个挂着工作人员标志的中年女同志快步走过来,帮我整理、合并了袋子,还特意从办公室拿来绳子,把几个袋子串在一起让我好拿些这雪中送炭的帮助让我的心中暖融融的

上车后,司机师傅听我说会晕车,主动和前排的旅客商量,把我调到了前座,在寒冷的冬天里特意把窗户开一点吹风,并问我有没有备好塑料袋得到肯定的答复后,他又找了一盒清凉油给我,说是不时抹一点在鼻尖上,不容易恶心也许是真的有用,也许是心理作用,这一趟我第一次独自回家的旅程,竟非常顺利,我一点儿也没晕车,看着夕阳西下时窗外临近家乡越来越熟悉的风景,心中不禁为自己的准备不足后怕,也感叹自己幸运地遇到了中央门车站这些好心、负责的工作人员,也许他们觉得不过是举手之劳,却给一个稚嫩的年轻人及时而重要的帮助那天当我手提两个大包,肩膀上搭两个用绳子相连的大塑料袋,形象滑稽却精神抖擞地走出家乡车站大门时,来接我的妈妈先是张大嘴巴,接着忍不住哈哈大笑很多年来,她一提起这事,总是先笑我,然后再总结一句:你要是没遇到中央门车站好心的工作人员该咋办呢

此后的十余年中,我多次进出这车站,目睹着车子越来越好,渐渐都装上空调,车站越来越漂亮,现代化的候车大厅让人倍感舒适,我好像从未有过不开心的旅途,这儿一直是我温暖的出发地:或向着亲爱的故乡,或是回到我梦想开始的地方

这以后,我在这儿留校工作、结婚生子,父母退休了,也快快乐乐地来到这个城市,我最后一次去中央门车站接他们,看着这座熟悉的老车站,一幕幕的回忆涌上心头,如今我们一家人终于在这里团聚,这座无言的老车站,却见证了我们一家人生命中很多重要的时刻

又是十余年匆匆过去,有了孩子父母来后,又买了私家车,我几乎不再去中央门车站了,但每一次,车过中央门大立交,看到这个老站,默默地立在城市的喧嚣中,似一个沉默而温暖的友人,那种熟悉而无言的感觉无可替代,我几乎不能想象它会在这个城市消失,在我心中,它永远就在那里

生物谷药业
儿童咳嗽专用药效果好吗
生物谷药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